破天荒 壶瓶山镇悄然兴场 怎样评说

作者:吴昌治(文、山鹰选录 ) 来源:山鹰选录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4日

  (图片新闻)

    2019914日,天刚放亮,壶瓶山集镇即泥沙街上往南通向山边的一条水泥路上,悄然间兴起一片墟场,路两边货棚林立,扩音器叫卖声此起彼伏,一时间为探究竟的人们,纷纷涌向那里,到了现场一看,原来是泥沙兴场了!



       头晚的一场暴雨,渫水河河水猛涨,早秋发一场大水倒没什么稀奇,但街面上忽然间现出一条杂货街市,在事前没有宣传、没有任何一方透露口风的情况下,所见者着实觉得有点奇怪!




       自有史以来,壶瓶山没有墟场。解放初期,政府为了搞活经济,曾试图兴场,但山区辽阔,人户稀疏,交通不便,就一直兴不起场来,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以后,以供销社为主组织物资交流会,提前多少天就做起宣传,公社还在广播里连续发布公告:“某月某日将在泥沙举办大型物资交流会,将有煤油、红糖、棉绸、肥皂、尿素等紧俏物资供应,机不可失,欢迎广大农民朋友踊跃参加”。在那物资紧缺的时代,你要那物资交流会不热闹都不行。我1971年参加供销社工作,一天交流会开下来,简直累得腰酸背痛。

       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市场完全放开以后,个体商户迅猛发展,商品逐渐丰富,再也没有什么物资买不到了,加上后来基层供销社的消失,在泥沙街上就再也没有物资交流会出现了。

       到了近几年,农村的道路交通得到很大的发展,不仅是村村通了水泥路,而且基本上是组组都通了公路,甚至是大部分农户也通了公路。由此,农户每家都购买了三轮摩托车,卖农产品,买生产资料和日用物资再也不用发愁了。但是,对于没有墟场的集镇,你只能是选择进店铺购买,那价格只能是店家说了算。为什么说泥沙的物资比外地都贵呢?没有形成墟场你不能说这不是原因之一。对于第一次赶场的人们,发现大蒜果十元钱能买三斤,而在本地店要七元钱才能买一斤,这对于任何一个不会算帐的人来说,也自是知道还是场上便宜。








       泥沙这才兴第一场,是否能继续下去?几天能有一场?政府部门知道吗?城管干涉吗?人们纷纷提出这些问题,经我的了解这还真不好回答,且听如是评说。

       泥沙墟场的初兴,来自民间的促起。系由泥沙社区某居民小组长到所街墟场赶集,发现其生姜价格比泥市店铺要便宜很多,于是联想,如果能在泥沙有场,岂不是一样?于是,经请示泥沙社区居委会主任、书记,在获得认可后,便前往所街墟场联系商户,一下子就联系了127户,但由于场地狭小,初场只进到46户,其余商户只好劝退。仅管如此,但初场还算举办成功,因为在没打、没做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能获得好评,就非常不错了。






    泥沙兴场,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?如此讨论,是因为据说曾有来自当地政府部门个别人的阻力。政府部门曾有人建议用泥沙城管干涉不准泥沙兴场,以至于发起人作好了给县长打热线电话的准备:“为什么在其他乡镇能兴场,而在泥沙就不行?”,目前,还没听说镇政府形成定义,倒是镇派出所来人到现场看了一下表示是好事,也许是镇政府委托其前来作调查的。但不管怎样,场能兴起来,老百姓拥护,想必不是坏事。但进一步完善并加强管理是必须的。



         有人说泥沙总是热闹不起来,虽然有一条泥沙老街,但这老街也许是真老了,不中用了,所以还是冷冷清清。记得当时改造泥沙老街时,就曾准备动员将一部分相关的门店迁入老街,或在老街上招商引进一些商铺,也许这些想法不现实,因此没有实现。现在,泥沙墟场发起人,想把墟场设在泥沙老街,可政府部门的人说,老街要通车不可能。难道老街作步行街打造,只墟场日禁通车不行吗?看来要办好一件事,总是不那么容易。





       泥沙墟场究竟能否顺利办下去?怎样办下去?泥沙乡下的人们习惯进集镇赶场吗?所有这些,目前无定论,相信组织者会有一定的考虑,也相信当地主管部门会做出相应规定,其后续怎样?试目以待!

       吴昌治是石门秋韵网泥沙片《网络联络站》,这是他“亲历、亲见、亲闻、亲访”之感触为题材,图文并用,力求原创,以此尽力展现壶瓶山及周边地区和关联区域历史以来的“地方遗事、坊间传奇、民族风情和自然景观”。请读者分亨。

字体: 【关闭窗口】

万博manbetx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