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建当年中国最大石拱桥

作者:吕定元 口述 来源:《常德日报》 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26日

修建当年中国最大石拱桥

吕定元 口述  游涛 宋正红 整理

1958年,我时任石门县县长。为了改变石门的交通落后面貌,决定修一条全长140多公里的骨干公路(石门县县城至清官渡)。当时,国家斥巨资建设了石门磷肥厂,由于磷矿石要从清官渡磷矿拉来,县里便从磷肥厂的建设资金中申请了120万元,用于石清(石门县县城至清官渡)公路建设资金。省交通厅也支持了400万元。从选线到施工我都亲自参加,组建了工程指挥部,我任指挥长。工程技术人员全是省交通厅派来的,民工是在全县农民中挑选的20000多青壮年。

    当时国家底子薄,省里没什么钱,县里更是一穷二白。记得全县都没有几把用来挖岩石的十字镐。怎么办?我通过老乡找到了时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长的黄克诚大将,向他报告了石门老区的情况。黄克诚对贺老总曾经战斗的地方很有感情,当即从抗美援朝战争剩余的物资中为我们特批了500把十字镐,结果被省里截留了300把,运到石门的只有200把。

    这条路有100多公里要从高山峻岭上经过,其间,修建黄虎港大桥成为重中之重,难中之难。不仅要在两边石壁上修一条公路,还要横跨这个大峡谷修一座石拱桥。黄虎港是壶瓶山与外界联系的交通咽喉,自然横坡达80度,过去每年路过这处险恶地段时都要摔死一些人,人们称这里是个“人到黄虎港,爹娘都不想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为了搞好线路设计,我和省里来的设计师们骑着骡子,带着干粮,冒着生死,在崇山峻岭中反复进行勘测论证。其中,黄虎港大桥的线路设计就花了一个多月,总工程师陈崇修是老牌留苏博士,为了选择最佳线路,整天在山沟沟里钻,有时为了搞清基础数据,用绳索把自己绑住,放下几百米高的悬崖,一身西装挂得稀烂。

    1958年7月,黄虎港大桥开工。其设计方案为空腹式石拱桥,主孔跨径60米,边孔跨径16米,总长103米,桥高52米。当时,修建黄虎港大桥有三大难点:一是开山炸路难。炸药基本上靠自己土法制造,240名炮工崖顶悬绳打炮眼。二是围堰下基脚难。为保证工期的进程,数百名民工、技工在深冬严寒中跳入刺骨的河水围水挖基。三是运料难。炸山的废石全落入河床,要运走,砌拱的石料又要运进,最后,我们修建一条钢索道,才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    1959年12月20日,6000多人经过一年的苦干,终于把连接大峡谷的公路石拱桥建成了。群众称赞说:“现在到了黄虎港,不忘亲人共产党。”交通部召集全国各地的交通厅长,在此开了7天现场会,认为“创造了我国历史上石拱桥最大跨径的新记录”。

黄虎港桥位于石门至壶瓶山公路线上,采用单孔石拱桥方案,跨径60米,这是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的跨径最大的石拱桥,拱矢度1/3,空腹式桥台,采用等截面圆弧空腹拱,拱圈厚2.3米。采用满堂式拱架施工,施工时拱圈采用分环、分段砌筑,分环合龙,以减轻拱架荷载,整座桥梁没有使用一根钢筋。该桥仍在高负荷使用,并能承受数百吨的负荷。(来源:2009年8月21日《常德日报》)

字体: 【关闭窗口】

万博manbetx官网